搜索
一思不挂的头像

一思不挂

网站用户

诗歌
2021 06/07
分享

清明

挪动所有和雨水有关的一个句子

就能唤出清明,春天的内伤

一如抚摸老屋的任何犄角

都能涌出,宛若电击的痛感


不露声色的水沟头,杂草茂盛的山梁洼地

爷爷的墓,先祖的墓

排成一列。如同全家福

接管筚路蓝缕的族谱

生锈的铁锄头、长镰刀也还在。磁烟斗沿的烟渍

依旧烈得呛鼻。往事历历,甚嚣尘上


献上贡品,点上香烟,烧上纸钱

这个不打补丁的黄昏,就丰腴了

杜鹃高一声,低一声

南坡上的羊群,北坡上的玉米

头顶浮云潦草

一切都像年少的我,放牧过的春天


抚摸爷爷的石碑,我叨叨不休

不停地告诉爷爷,他走后的二十八年

以土块的春天,越来越深

水沟头小河的滔声

越来越瘦。海子头自留地的庄稼

年年青黄不接。就连祖居的三间老屋

也越来越佝偻。已无法正视再一个告别


我还想告诉爷爷

南飞的鸟儿,铩羽人间

天上的星星,不过是

举目无亲的人,梦中的火把

点亮几回,又熄灭过几回


摇摇晃晃的春天。陷入骨头的刺难以拔出

金菊花黄。泪滴滚烫

我也说几句 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登录][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