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水过河的头像

水过河

网站用户

诗歌
2021 06/07
分享

清平古墟(组章)

永兴古桥

宝安,宝山圣地钟灵毓秀;新桥,清平古墟熙来攘往。

踏过青石板铺砌而成的三孔石拱桥——永兴桥,似乎穿过了两百年的沧桑风雨。多少历史的光影,停泊在碧波荡漾的十里荷湖。

看望不到往昔赶集时人影绰绰的场景。辘辘马车声,早已消遁在现代文明的巨轮下。残留在桥身上的浮雕二龙戏珠、双凤朝阳,仿佛还在吟哦着岁月沉淀下来的凄婉诗篇。

倚立桥头的那棵茁壮的木棉树,见证过春江花月夜的幽美。新桥河不舍昼夜地流淌,它的血液供养着永兴桥的前世今生。

旧时繁盛的码头和人文氤氲的文昌塔,早已化作天边远去的烟云,注定和永兴桥失去了交映相辉的光芒。

广安当铺

斑驳的外墙,是广安当铺憔悴的容貌。轻轻推开木门,缥缈如雾的往事就要扑面而来。只是,盼不到主人笑语盈盈地出来迎客。锈迹斑斑的窗台旁,少了伊人梳妆打扮的风景。

巷里一口古井,倒映着蓝天白云,润泽了多少来来往往的过客。井边的青苔,疯长着岁月深深浅浅的印痕。雕栏玉砌,诉说着百年孤独时光的落寞与厚重。

不知从何处飞来的鸟,何时借宿于广安当铺的楼檐。几颗裹在鸟粪里的种子,如今已长成葳蕤的榕树。

哦,历史长满了枝叶,它扎根于罅隙一隅,被清风不经意地吹拂起一段段荒芜的记忆。

广安当铺,和它的左邻右舍豆腐房、酒作坊、油榨屋、铁匠铺……这些萌生在鹏城大地上的意象,构成了清平古墟悠远而深幽的意境。

新桥粮仓

两座粮仓,伫立在耗乡这片海洋文化馥郁的沃土上。它们如同情同手足两弟兄,春种秋收,丰衣足食。

贯穿几代人生活的粮店、粮证、粮票,悄无声息地谢幕于历史的舞台。改革开放犹如深圳湾激情澎湃的海潮,一次次地拍打着岸边的礁石。

那年的春风吹过充满希冀的旷野,新时代的拓荒牛们辛勤地耕耘出欣欣向荣的景象。曾经肩挑日月、手转乾坤的农民们,摇身变成悠闲自在的包租公包租婆。只是,谁也难以忘却当年交公粮挥汗如雨的情景。

新桥粮仓摆放着1922年的放映机,好像在倒播着它古老的故事,一如饱满的稻谷,丰盈的瓜果,芬芳的诗行。

浪费粮食可耻,节约粮食光荣——这句话时刻警醒着酒足饭饱的人们:每一粒粮食都蕴含着来自大地的养分和劳作的艰辛。


作于2021年4月13日

我也说几句 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登录][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