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许军展的头像

许军展

网站用户

188bet体育在线
2021 04/29
分享

虫鸣

虫鸣声一缕最好,孤细,欲断而未断,或者说欲断却还连,像书法里的飞白。

虫鸣声多的时候,显得喧嘈,浊乱。就像农业时代,有人扬场,用大木掀,在风口里扬麦子。一掀一掀,向天空深处抛去———无数个坚硬飘散的细点,金属性的声音的颗粒。

乡村,永远是虫儿的故乡,是虫儿的家园。虫儿依土而活,依草而活。有人说,有一棵草,就有一粒露珠。其实,在乡村,有一棵草,就有一声虫鸣,隐约其间,流淌抛洒。

尤其是夏日的黄昏,走在田埂上,走在沟沿边,总会听到一声声虫鸣,就在草丛间闪烁着。

真的,每一根草的根部,好像都有一声虫鸣,密密麻麻的,组成一曲乡村的大合唱。

“瞿……瞿……”,许久没有听到的声音,这是蟋蟀吧?“咕咕……咕咕……”这是蝈蝈吧?其余的声音略显凌乱嘈杂,我虽没能再分辨出来,但我猜测草里那些小小的昆虫们大概是在开演唱会。为了歌唱自己,为了展示自己,也为了表达它们对短暂生命的珍惜与感激。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的清新意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的哀婉与忧伤。“唧唧复唧唧”的日常生活,“凄凄切切,呼号奋发”的卓高情怀。

抑扬顿挫的虫鸣,抚慰谁的心;飘来飘去的云朵,抽走谁的情;阴晴圆缺的婵娟,寄托谁的思;东奔西走的秋风,招安谁的魂。

谁在一夜虫鸣中轻轻入眠,谁在一夜虫鸣中慢慢醒来,谁在一夜虫鸣中读懂日光流年……

此时此刻,我想起智慧的孔子站立泗河岸边,远眺近听。初秋的风,舞动着智者的褒衣袂袖,吹动鬓边的白发,无边的虫鸣撩拨着那颗神游八荒的心。

自然之秋和人生之秋怦然相逢,万赖声声中,知天命的孔子由衷地道出:“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孔子这一站,使中国精神有了逻辑的基点和哲学的高度。孔子这一语,成了对时光和人生的千古喟叹。

年前,和朋友,去姑苏城外的灵岩山玩,顺便寻访一位法师。那位法师,出家前曾在沪某高校教美术。有一次,带着学生来写生,喜欢此地景色,念兹在兹,后来就在山上一个寺院里剃度了。

初夏,天气热了。寺院里的荷花开始开了。我们在法师那儿喝茶,闲聊。这期间,下了一阵大雨,茶室有个雕花小窗,一丛佛肚竹正好映在那儿。

从法师那儿出来,已是半下午,天空还有零星雨点,很凉快。

走到半山腰,在一个平台上,我们停下来,歇歇脚。一旁的山涧里,流水哗哗,正好注入不远处一个翡翠般的深潭。太阳从云层露出,整个大山猛地一亮。阳光洒在草木葱茏的山壁,残雨如珠,闪闪发光。就在这个地方,我们听到了满山壁的虫鸣。

真的,我还从来没听到过这么响的虫鸣,几乎可以用“轰鸣”来形容。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虫子,听声音,个头儿应该很大。虫鸣交织在一起,像激流,形成一种声音的波澜。波澜起伏,打着漩儿,汇集在这儿。我们几个都不再说话,站在那儿,静静听了好大一会儿。

寂静陡峭的山壁上,一片虫鸣。想想,除了特别响亮,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但是,偏偏就忘不了。想到那座山,就会就想到那片虫鸣。

盛夏过去了,盛极而衰。黄昏,无边的斜阳中,山远,水远。很近的东西,也显得远了。虫鸣声仿佛随时会消失。其实余音缭绕,还会持续好长一段时间。

暮色苍苍,林木莽莽。世界仿佛变大了,变虚了。一缕一缕虫鸣声,显得很静。这时的虫鸣声,变成了禅声。刻意听,没有意义。不经意间听到,似乎有一些意义。但具体什么意义,又说不出来。努力说出来,又早已不是原来的意义了。

溪山清远,虫鸣无声。边界消失了,物境和心境融为一体。人生本来如寄,我们所能做到的,应该做到的,便是安然接受生老病死,好好享受一个过程。

大月亮里,草的根部,一只虫叫一会儿,停一会儿,然后又叫一会儿。大半夜的,有人听到了,有人没听到。露水降下来,无声无息。但树叶和花朵都湿了。树下那件忘了收回的衣衫,也潮了,上面落了很多月光。

我也说几句 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登录][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