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羊毛的头像

羊毛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 04/29
分享

小心思

老梁一心扑在教学教研上,付出得多,中级职称评得也早。可老梁的专业职称却搁浅在中级上。老梁是学校教研组长,上级分配到校的高级职称不是没有,只是名额少而又少,早些年老梁年轻,他把机会让给老同志,待他成为老同志,他又把机会向年轻人歉让。

老梁并不看重职称,他认为自己即使评上高级职称,他还是老梁,教学教研水平并不能因为拿了证书就高出一截。但有好心人掰指头提醒老梁,“老梁,按年龄算下来,你还有三年就退了,退休后可就再没机会评高级。”“没机会就没机会,无非就是少拿点钱。”“老梁,话可不是像你这样说,条件不如你的,人家都评了高级,难道你犯错误了不成?别人怎么看你,一定会说你哪方面出了问题!”这样,老梁有了小心思,他开始对高级职称“上心”。

其实并非冲着高级职称,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老梁在学校更加埋头苦干。好友老蔡猜出老梁心思,“点拨”老梁说,“老梁,现在评选职称严格,不说外边,校内竞争也很激烈,就连新换的校领导班子里,也还有没解决的呢。”见老梁神情沮丧,老蔡索性把话挑明:“老梁,既要低头拉车,还要抬头看路。郑校长刚来,在他身上你可要多下点功夫!”老梁憨憨地笑了:“那些歪心思,咱琢磨不出来的。”

一天,老梁从校长室门前经过,他的眼睛被走道里放着的一盆垂叶榕吸引。垂叶榕生病了,精神发蔫。老梁平时喜欢养花弄草,他不禁弯下腰去,围着垂叶榕认真察看。“梁组长,听说您会给花治病!”郑校长隔着窗玻璃看到老梁身影,从办公室内走出来。老梁之前没单独接触过郑校长,他顿时感到有些紧张。“哦,并不太懂,但常见的花病,我还是,还是知晓。”老梁指出了垂叶榕的病因,郑校长又请他走进办公室,让他再为茶几上那盆生病的君子兰把脉。

“老梁,你可以啊,这么快就把郑校长‘搞定’啦!”老蔡听说老梁帮郑校长办公室盆景治病的事,私下里对老梁打趣说。“千万不能这么说,我只是偶然遇见他办公室里养的花生病了,就花论花罢了,根本没和郑校长说上几句题外话。”“哎,这你就不懂了,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嘛,”老蔡帮好友老梁出谋划策,“老梁,你今后就以花为媒,隔三差五到郑校长那儿走动。”

老梁本来认为老蔡的主意很猥琐,但想到高级职称的事,自己的那点小心思开始渐渐长大。“反正我坚守一条原则,绝不给他送礼,不把人家拖下水。”老梁经过老蔡洗脑,相信经常到郑校长那儿“走动”是必要的,人毕竟都是讲感情的嘛,也许这就是“套近乎”。

“郑校长,那盆垂叶榕缓过劲来了吗?”老梁瞅准机会,主动向郑校长很自然地打招呼。按照老蔡设计的路径,老梁不知不觉成为校长室的常客。老梁从生病的垂叶榕和君子兰说起,循序渐进讲授一些养花识草的常识给郑校长听。郑校长为人和蔼,总是耐心听老梁讲解。时间久了,老梁想把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说出来,可话到嘴边还是说不出口。老梁因为自己怀揣“小心思”心虚,内心常常惊慌失措,说完养花识草的常识就没有其它话语,倒是郑校长善于破解尴尬场面,主动和他聊些教学教研方面话题。

老梁的“小心思”还在老蔡的埋怨中继续生长,没想到好消息就传来,上级分配给学校的高级职称评选名额,虽然为数不多,校领导班子经过集体研究,最终推荐老梁作为其中人选。“好啊老梁,原来你瞒着我,竟然没有全部对我说真话!”老蔡佯装生气。老梁着急起来,“瞒你干嘛?小心思我的确有,想对郑校长说的话,虽然也仔细考虑好,但真的还没有说出口……”

“花花草草,也许勉强不算大问题。”为了表达谢意,老梁反复酝酿,决定突破“底线”,买几盆廉价的盆景,利用周末晚上送到郑校长家里。

“梁组长,您这是干啥?”“我看您喜欢花草,就选了适合家养的这几盆,特地给您送过来。”“作为校长,我的工作没有做好,让您曾经心事重重。可谁还没有个小心思?您的所思所想在您欲言又止时我已明白,但没有经过集体研究,又不好提前表态。至于花草,您还是拿走吧,心意我领了,但完全没有必要,其实我也并不喜欢。”“可是,您办公室里?”“哦,办公室那几盆花,还是前任苏校长留下来的,我正准备安排统统搬走,没想到那次您碰巧看到,而且还想借花草对我说点什么,我怕您扫兴,就故意多留下一段时间……”

我也说几句 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登录][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