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白雪歌的头像

白雪歌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 06/07
分享

神笔


一听到这个消息,我张大嘴巴半天合不拢:“不,不是,这不年不节,不考不试的……”我都语无伦次了。我下意识地扭头望着父亲,自打初考之后,成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脸上,今天难得地晴空万里,阳光灿烂。

姑姑跟姑父在南方打工,离杭州不远。父亲答应我初考完后去姑姑那里玩。“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对于我这个一年四季陷在黄土高原这长沟深壑,没见过世面,这么大还没出过一次远门,平时连县城都很少去的乡下孩子来说,人间天堂的吸引力当然是不言而喻,难以抗拒了。再说,班上还没有一个孩子去过,我可是第一个。

谁知初考成绩一落千丈,父亲大失所望。别说去这去那,只要能看到他老人家的好脸色我都阿弥陀佛了。之前我从不下地干家务,现在即便干得再多,干得再好,从早到晚,他也视而不见,无动于衷。好不容易等到他心情好点,刚提心吊胆地说了句姑姑,他瞬间又成了愤怒的狮子:“去啥去!就搁家呆着!考那点分数还好意思满世界跑!”就是姑姑打电话亲自说也不行。姑姑无奈,只好安慰我:“初中好好学,成绩一上去,不管暑假寒假,立马来。”

今日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天底下最顽固的父亲更弦易张,回心转意?

母亲欢天喜地地帮我打点着行李,看来应该是真的,确信无疑了。

可我依然转不过弯。一点征兆,一点头绪也没有。期末试上午才刚刚考完,老师都还没来得及判卷子公布成绩呢。

难道父亲能未卜先知,这回的成绩一定会让他称心如意?拉倒吧,要真能那样,年年也不会瞅着满地卖不出去的西瓜红薯唉声叹气了。连种地都卜不了,能卜我的分数

正在那儿疑惑,母亲走到跟前:“你不是想坐飞机么,给。”说着把一张机票塞到我手里。

“咳咳咳……”我一阵咳嗽,喉咙象被什么东西突然卡住了似的。头一个惊喜还没来得及咽下消化,紧接着又塞进来一个。

今天是不是愚人节呀。即便是,别人会捉弄我,他俩也不会。尤其是父亲,那直来直去,比搭着尺子画的直线还要直的脾气,平时连传统节日都没心思过,又怎么会过什么洋节日。

正在那儿愣怔,只见父亲推出自行车,和颜悦色地对我说:“走,我送你。”

我稀里糊涂地跟着他出了门。

到了机场,坐上了飞机,心里还在那儿嗵嗵嗵打鼓。飞机都起飞好一会了,这才想起应该跟父亲道个别。窗外什么都看不见,天太黑了。

姑姑戴着太阳镜,穿着时髦的衣服,开着小汽车来接我。要不是她走到跟前叫我,我跟本认不出来。

她要领我去饭店吃饭,我说我不饿。我亟不可待地就想去西湖。

姑姑把我领到地儿,我推开车门就跑了下去。姑姑在车里喊:“我回去做饭,你玩会儿就回家。”

“知道啦。”

西湖周围长满了芦苇,几个小孩正在里面游泳。这跟我们那里的河渠子差不多,也没啥好看的呀?正在那儿纳闷,听见有人喊:“快来买喽,神笔,神笔比马良的神笔还神的神笔。不是下笔如有神,而是下笔真有神。真金不怕火炼,神笔不怕试验。来,亲手写一写,验一验喽……”我扭头一看,一个穿着讲究的中年人,正站在一张大桌子后面当街吆喝。

好多孩子,有的还家长领着。他们交了钱,从桌上拿起笔。钢笔、油笔、毛笔、铅笔,随便挑。

他们走后,剩下了我。

“你要哪只?”那人满脸堆笑望着我。

我心里不屑地说,这些城里的孩子还真是好骗。什么马良神笔,那只不过是神话传说,这也当真?

那人对我说:“随便拿一支试试。”

我没动。人生地不熟的,要是磕了碰了,赖上我怎么办

刚转身要走,他叫住我,拿起一支钢笔:“试下试下,坏了不要你赔。”他分明看透了我的心思,“没关系,随便写,想写什么就写什么。”见我不动,他把笔塞我手里,对着面前的纸张,“写个看看。”

我还是没动。

“喂,你不会是不会写吧?”

哼!写就写。我在纸上顺手写了个王字。他说:“多写几个。写个词语或者句子啥的,长点。”

我略一思忖,写上:黑池镇中一年级九班。

他对我说:“瞧瞧写的咋样?”

我一看,大吃一惊:怎么这么漂亮!这真是我写的么?

我忍不住写上了自个的名字我一直把自个的名字写不好。写完后我真的惊呆了,要多好看有多好看。

那人不动声色,接着说:“写个你经常写错的字,或者有印象,但不会写的字。”

我照他的吩咐做了,不但完整无误地写了出来,而且写得一样地美观。

“画个画吧。”他说,“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不会也不要紧。”

我不会画画,平时也不怎么喜欢。想了想,画了只大公鸡。

天哪,一气呵成,活灵活现!

他又拿起一支毛笔,披好墨递给我:“再试试这个。”

我连钢笔字都写不好,更别说毛笔了。可我毫不忧虑地接了过来。

奇迹再现!

我上下瞧着手里的笔,试图找出里面的机关。可不管毛笔钢笔,包括那墨汁墨水,都和我们平常用的一般无二而且拿在手里丝毫没有强迫和不适之感。

真是神了!

钢笔一百块一只。我里外兜搜光掏净也就五十块。他念我远道而来,收了半价。他叮嘱我以后若有需要,可按盒子上的电话、QQ或微信跟他联系,还可以网购。

我一刻也不想多呆,捂着口袋一口气跑回了家,背起书包就去了学校。

第一次作业就得到老师的夸赞。不但每题全对,而且字迹工整,书面整洁。

小测验不到一半时间就答完了,要不是担心露出破绽,故意忘做两道小题,满分那是拿定了。

一夜之间,所有人都对我刮目相看。

父母再次免了我所有的”,家里地里的活都不用干

父亲和母亲比平时更加勤俭了,他们俨然已在着手准备他们儿子上大学的费用了。

我把笔天天带在身上,一刻也不离身,生怕被人发现了秘密。为了保险起见,还拿细绳拴住笔帽,绑在纽扣上。

下午体育课翻单杠,因为用力过猛,笔从口袋掉了下来,笔身从笔帽中脱落,一头栽在水泥地上。我赶忙跳下,捡起一看,笔头已折成90度的直角。

我跑回教室,小心翼翼把笔头掰直。

谢天谢地,没坏,能写。刚松了口气,随即大惊失色。写出的字竟然跟以前一模一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而且短笔少划别字掉字的毛病不但没改,反而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怎么试都是一样,气得我欻欻把本子撕得粉碎。

我慌了手脚,正不知所措,忽然想起了。

到班主任办公室,班主任吓了一跳:“这,这是咋的了?”说着伸手就摸我的额头。

我说头晕想回家。班主任说:“我领你去医院。”

“不用不用,我们村医生开药一吃就没事了。

“镇医院不如你们村医院?

无论班主任怎么说,我都不为所动。

回到家,到卧室找着钢笔盒,对紧随其后的父亲搪塞了句就往外跑。父亲一把拉住我。我的样子一定让他吓得不轻:“你到底咋了?哪儿不舒服?”

“真的没事。我有急事,到孙涛家电脑查个东西。”说完拔腿出了大门。

神笔的事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包括爸妈

村里有电脑的人家并不多。孙涛他爸一直在外做生意,是我们村少有的几个富裕户。孙涛和我是最要好的同学。可孙涛他妈妈太小气,村里一般人都不待见。小学时,孙涛领同学回家,她就像脚上沾满粪便的鸡一样满脸嫌弃。到了初中,虽然不再像小学时那样粗鲁,可也只准我们在院子里玩,房间根本就不让进。

以前趁他爸妈不在家,孙涛偷偷带我到他爸妈卧室玩过几回电脑,他还帮我申请了QQ号。有一回我俩正玩得起劲,他妈悄无声息地站在身后,吓得我腿肚子软得起了几起都没站起来。

我硬着头皮掀开门帘。没想到孙涛妈妈欢喜不迭:“快进屋进屋。”屁股还没挨上椅子,她又说:“坐坐,婶给你洗几个苹果。”我哪还有心思吃苹果:“不了不了,婶子,我有点急事,想用下电脑。”

“用用用。”她把我领进卧室,把电脑上的苫布揭开。

我打开电脑,点开QQ,照盒子上的号码加了好友。

还好人在。

孙涛妈妈说:“吃饭没?婶晌午蒸的羊肉包子给你热几个?

我顾不上理她。

那人告诉我说这笔是用智能灵敏感应材料制作的,损坏了根本没法修……

“那我要一只,你马上给我寄。”我迫不及待地说。

有了神笔我才能回学校,我可不想让之前的荣誉毁于一旦。

他发了个账号,叫我把钱先寄过来。紧接着后面出来了二百元三个字。

我说我只要一只。他说就是一支,一支二百。

“不是一百么?”我心里不快。

“先不说材料和工人工资上涨,光每次升级的费用就得一大笔……”他啰啰嗦嗦,说升级如何如何难,怎么怎么费事,最后是一大堆我听都没听过的词汇,“我们明人不做暗事。初中笔是一个价,高中大学是另一个价。因为用的是灵感材料,当然不比咱们平时普通钢笔耐用,磨损到一定程度也会失去功能……”

“磨损?”

“对,磨损。一般使用寿命就半年。中考高考用得勤,三两个月就得换新……高中大学用的都在千元以上……”

我一下子傻了眼,这得多少钱呀!

“其实很划算,我跟你算下账。高中你补不补课?买不买学习资料?为考个好一点的大学,有的还转学,上重点。你算一算,这不都要花钱……”

孙涛妈妈端着包子进来,我匆忙抄了账号,关上电脑。先把眼下的关过了再说。

我不吃,她不行。正推让着,母亲在外面喊。孙涛妈妈忙搭话说:“妹子,在这儿呢。”

孙涛妈妈一把拉起母亲的手。母亲手足无措,一时无法适应这突如其来的热情。

“你是叫娃回去吃饭?不用忙活了,我给娃热了羊肉包子。来,你也吃个。

母亲抹了把脸上的汗,上下瞅着我,这才开口说“我正在地里锄草,他爸心急火燎跑来。说娃脸蜡黄,满头虚汗,站都站不稳。叫我赶紧回去看下。

孙涛妈妈关心地问我咋了。

“没事。”我心不在焉地说。

母亲说:“没事半路地从学校跑回来?”

我说真的没事。

孙涛妈妈说:“哪儿不舒服就赶紧看,到考试跟前就迟了。”

我不想妈妈担心:“大概没睡好,头晕了下,现在没事了。”

可母亲却上了心:“头晕?”

孙涛妈妈以专家的口吻对母亲说:“我知道咧知道咧。你想么,娃成绩那么好,肯定是没黑了没白日学。饭吃不好,觉睡不香,能不头晕么?你听我说,药补不如食补。回去给娃炖个鸡,再好好睡上一觉,保证啥事都没了。

母亲一回到家就抓鸡,我拦都拦不住。我从父亲要了二百块钱,说买学习资料,然后跨上自行车,朝镇邮电所飞奔而去……

第四天上午笔才到,下午我去了学校。

这天,杨倩突然过来坐在我旁边。我紧张得站起又坐下,两只手都不知放哪儿好了。她可是我们班班长,学霸,班花,全班男生的女神。她叫我给她讲下这次模拟考试最后那道数学附加题,因为全班只有我一人做对。

我顿时手忙脚乱了起来,舌头也不听使唤:“我,我,等,等卷子发下来,再,再说。”

她把张纸推到我跟前:“这是原题。”她把题抄下来了。

我硬着头皮凑过去,装模作样地看着。这是道几何题,杨倩已经把图画出来了。

我心里叫苦不迭。

杨倩指着CE两个点,真心请教说:“你是怎么想到添加这条辅助线的?”

“我,我。”

除了不停地“我”,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卷,卷子发下来再说吧。”我脸烧得把头发都快烧着了。

最后杨倩咬着下唇,尴尬地离开了。

接下来,我就像是个冷寂的铺子突然转火,这个来那个去的,最后无一不象杨倩那样,期望而来,失望而归。

最要命的是上课老师提问,我站在那儿就像根木桩,一而再,再而三地装聋作哑。老师只好无奈地让我坐下。

周末班会,全班同学对我火力全开,除了早上经常睡懒觉迟到不上早操、不做值日这些毛病之外,还说我心胸狭窄,自私自利。大家忿忿不已,怨声载道:“你给大家介绍学习经验,说什么要认真,多背多记多做题。可我们根本就没见你那样做过。你肯定有什么习题,或者学习方法背着大家一个人做,不想告诉大家,怕考到你前头。这不是心胸狭窄是什么……”

你一言他一语,这个坐下那个站起。我就像电影里的地主恶霸,就差头顶尖角纸帽被他们拉上台批斗了

我有口难辩。

跟我不睦地那几个男生趁机公报私仇,挟枪带棒,竟然说我对杨倩动机不良。说学习就学习,东拉西扯干什么!我恼羞成怒,再也按捺不住:“我说不说管你们屁事!我就是不想说!自己愚蠢,颠倒回来还埋怨别人,你们知不知道世上还有羞耻二字……”

大家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我一屁股坐下,一低头,钢笔不见了。

抽屉、书包、地上都找遍了。我焦急万分,站起身,一眼瞥见坐在前桌的孙涛正拿着在书上划。

我一把夺了过来。

孙涛伸着手:“我记个题,我笔没水了。”

我冲他吼道:“你怎么随便拿人家东西!”

“怎么啦?”他也不看脸色,依然伸着手,“我只勾几个题。”

“不行!”

孙涛强颜欢笑:“真不行假不行?”

“真的不行!”

孙涛难堪地转过身去。

没几天,成孤家寡人了。

到了高中,我只一个心思,就是弄钱买笔。真像那人说的,这笔越来越不耐用,别说半年、仨月,有时两月都不到头。我找着各种理由朝父母伸手要钱。

周末回家,听见父亲在里屋跟母亲唉声叹气:“要不把门房拆了,先把大学供的考上再说。”

母亲忧心忡忡:“高中就这么费钱,大学咋还供得起呀?人家娃也没见花钱花得这么厉害。

父亲不以为然:“话不能这么说人家娃是人家娃。咱娃虽说花得多点,可习给你学回来了。

实在不忍心,就找亲戚借。没过多久,亲戚朋友都叫我借遍了。我硬着头皮到村头的小卖铺给姑姑打电话,这是第七回,还是第八回,我已经记不清楚了。电话通了,听见姑父跟姑姑在吵架,我没好意思再张嘴。

怎么办,总不能逼着父母拆房卖地,那叫村里人怎么看我。

可是马上就高考了,离大学就一步之遥了。那人说了,就是高三这一年,大学就没这么费了。九十九个头都磕了,怎么能止步在最后这一哆嗦……

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

大年初一,晚上村里人都在戏楼看大戏我悄悄翻墙到了孙涛家。我跟孙涛玩电脑时,见她妈妈从柜子里拿过钱。我发誓工作了双倍,不,三倍还人家……

只隔了一天,派出所就找到了家里。孙涛隔壁奶奶给警察说没听到狗叫,说明是个熟人;再是,只有我在村里到处借钱……不待我分辩,派出所所长一把抽去我胸前的钢笔:“我还是头一回见高中生把钢笔用绳子拴在纽扣上。

他从兜里掏出个扫描器在上面一扫,立马哔哔响了起来:“告诉你吧,这些骗人的团伙已经被打掉了。小伙子,你以为你能悄无声息地把这玩意儿带进考场?”他举着钢笔给大家讲怎么回事……

民警把五千块钱从我枕头底下搜了出来。

孙涛妈妈来了,双目圆睁,说什么都要把我送派出所法办。

爸爸妈妈苦苦哀求着她。

“爸,妈。少求她!去就去!”我打肿脸充胖子。

爸爸怒不可遏,举着扫把:“我今天非打死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爸爸扫把举得老高,可终究没打下去。

妈妈声泪俱下:“你咋好的不学,净学这些歪门邪道……”

我气急败坏,冲着爸妈声嘶力竭:“还不都怪你们!人家娃爸妈都有文化,打小给教这个教那个。买学习材料的买学习材料,上辅导班的上辅导班,转好学校的转好学校。就我啥都没有,啥都靠不上。我不这样咋办……”

爸妈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派出所所长吩咐民警:“人赃俱获,立马带走!”

民警过来抓我,我害怕极了,死死抱住跟前的石榴树,大声呼喊着爸妈。

正在那儿拉扯,忽然睁开眼,四周悄无声息,空空荡荡。妈妈正揭着我身上的毛巾被:“这么热的天,裹这么严实,捂一身汗也不嫌难受。”

我爬在床边,两手死死抓着床帮。

我撒开手,一轱辘坐起,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原来是在做梦。晌午吃了饭困得上床睡会儿,没想到一觉睡到这个时候,父母都下地回来了。

身上,冷汗津津。

难怪爸爸会骑着自行车送我上飞机,姑姑一下子变成了城里人,西湖怎么跟我们滩下河子一个模样……

妈妈叠了毛巾被,收拾完床铺就去做晚饭。

我从床上下来,昏头涨脑地坐在桌前的凳子上。瞥见桌上的钢笔,心有余悸地拿在手里。没想到竟然被这么个小小的家伙驱来使去,弄虚作假,投机取巧,怨天尤人,不管不顾地做出那么多荒唐的事……

还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有时上课开小差,没好好听,或是星期天贪玩,作业没按时做,要不考试没考好,担心家长骂,就想着小学看过的神话故事神笔马良,幻想着自己也有那么只神笔,该多好啊……

以前,我只要好好学了,总能获得好成绩的。

其实,以前做任何事,只要刻苦努力,什么事情都能做到做好的……




我也说几句 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登录][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