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投稿

188bet手机滚球主管

少儿主题出版:如何“有意义”又“有意思”
来源:中华读书报 | 王泳波   2021年11月02日09:24
关键词: 主题出版

王泳波

进入新时代,少儿类主题出版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局面。据统计,2015年至2021年,共有41家少儿社、70种图书选题入选中宣部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图书)选题目录。今年围绕建党100周年,众多少儿出版社推出长篇小说、报告文学、连环画、绘本等形式多样的少儿类主题图书,为青少年了解党史提供了丰富的阅读文本。2021年上半年,主题出版图书码洋贡献率最高的细分类别中,少儿类仅次于马列和学术文化;中宣部8月公布的2021年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中,有15个选题以青少年为主要受众。

在此背景下,苏少社紧跟时代步伐,深耕少儿类主题出版。“十三五”以来,我社出版的图书4次入选中宣部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选题。通过长期实践与思考,我们认识到,少儿类主题出版想要唱得响、传得远,“有意义”和“有意思”缺一不可。

“有意义”的三点思考

其一,少儿主题出版承担着向少年儿童弘扬时代主旋律、传播主流文化、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使命。帮助他们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这为少儿主题出版指明了方向。

我们围绕党和政府的出版方针,坚持价值导向,明确了主题出版的宗旨,即:讴歌新时代,唱响主旋律,壮大正能量,为“培育时代新人”打造时代性、思想性、艺术性俱佳的精品力作。在这一宗旨的指导下,我们出版了一大批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精品力作:从讴歌乡村教育实践家杨瑞青的《一片小树林》到扶助弱势儿童题材的《向日葵中队》;从缅怀警察英雄的《因为爸爸》到弘扬面对灾难时人性之美的《大水》,这些图书分别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国图书评论学会“中国好书”等荣誉。

其二,有利于精品图书生产体系的更加完善。

主题出版图书往往代表了出版社精品生产的水平,是出版社内容资源的厚积薄发。少儿主题出版依托少儿精品出版这一专业领域,可以衍生出丰富的出版主题和呈现形态。无论是儿童小说,还是低幼绘本、知识科普,都可以催生出为儿童所喜闻乐见的主题精品。因此,在近年来的主题出版过程中,我社强化系统观念,从全局高度做好顶层设计,打破部门、板块、母子公司的界限,改变传统编辑部的工作方式和布局,形成项目化运营的立体新模型,充分发挥生产资源的叠加效应,使得主题出版工作变得更加立体、多维和高效。

深耕主题出版,可对出版社的专业体系建设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

“十三五”以来,苏少社的主题出版坚持从“小切口”出发,打造“小而美”精品,充分体现少儿出版的专业特色。这些精品的锻造又促进了精品生产体系的健全和完备。在实践工作中,我们逐渐坚定了要将少儿类主题出版融于时代发展、聚焦时代主题的信念,也认识到少儿主题读物所能抵达的高度、深度和广度,以及用儿童视角去审视现实和历史,会给读者的心灵带来一种怎样的美感和震撼。

早在2019年,我们就开始思考策划建党百年的献礼书系。最终,在策划出版“童心向党·百年辉煌”书系时,我社创造性地运用绘本形式完成宏大叙事,希望以思想性、史实性、艺术性兼具的故事,塑造新的小英雄、少先队员形象,以小英雄呈现大时代,体现个体与时代的共鸣。在这套书系中,有广为人知的革命先烈,也有平凡普通的党员家庭、少先队员;有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也有红红火火的和平建设。我们通过绘本的现代性表达,以儿童视角,反映党的百年历程,展现时代发展,传递主题声音。

其三,有利于中国故事的国际传播。

少儿读物因题材体裁、呈现方式等因素,更易于实现国际交流和传播。少儿主题出版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国独特人文情怀、中国当代发展进步的一种独特呈现。通过少儿主题出版,可向国际社会讲好中国故事,传递好中国声音。

苏少社在主题出版工作中,始终坚持把握时代脉搏,向国际社会传递中国现实声音,使国际社会全面、客观、理性地看待和认识中国。抗击疫情,苏少社迅速策划出版“童心战‘疫’·大眼睛暖心绘本”书系,并同步开展版权输出工作。图书品质获得海外合作伙伴的高度肯定。《人民日报》(海外版)、新华社海外版重点报道该书系海外输出成果;美国《出版人周刊》重点宣传“童心战‘疫’·大眼睛暖心绘本”书系中的代表作《爱数数的口罩》。这套书已成功输出19国版权,成为中国原创童书“现象级”的海外出版案例。

“有意思”的三点面向

其一,产品表达需“有意思”。

少儿主题出版是兼具主题特点和儿童特点的出版,面对独特的阅读对象,做儿童喜闻乐见的“有意思”的产品是这项工作的出发点和关键所在。在主题出版工作中,苏少社始终坚持专业方向,秉承专业特色,精耕细作,从“小切口”出发,策划符合儿童审美、彰显时代大美的作品,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培育孩子们的价值观,彰显少儿主题出版的特点。

在呈现方式上,我们的主题作品也充分体现了儿童阅读的趣味性。如,2019年出版的主题图书《坐着火车去拉萨》,以墙书的形式,把从首都北京到拉萨铁路沿线的自然风貌、人文历史和西藏翻天覆地的改革变化以大场景方式呈现在孩子面前,视觉冲击力强,让孩子在阅读中领略到祖国山河的壮美、领悟到改革发展的伟大。

再如,“童心向党·百年辉煌”书系,我社联合中图公司利用5G技术,实现全景可视化、沉浸式阅读方案,满足孩子们从文字到“身临其境”的阅读需求。目前已制作完成的5G全景视频《光明》,采用电影的叙事方式,通过影视级三维动画制作等技术手段,让儿童绘本“活”了起来。该视频亮相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播思想火种 铸文化伟业——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出版专题展”。该书系的《红船,红船》《中国天眼》《绿色的塞罕坝》等5G全景视频也即将推出。

其二,宣传推广也需“有意思”。充分发挥主题出版物的引领示范作用,需要做好宣传推广工作。面向广大少年儿童,“有意思”的宣传营销才能让主题出版蕴含的价值在少儿读者间进行着有效的传播,让主旋律唱得更响,正能量传得更远。苏少社秉承“从儿童中来,到儿童中去”的阅读服务理念,着眼全局,对书系的主题阅读活动做了整体考虑,通过在全国多地举办新书发布会、主题绘本展、作家进校园、网络云直播、童书赠阅等方式,让孩子们更深刻地理解主题读物的思想内涵和艺术价值。

同时,我社将全程营销的理念贯穿到“童心向党·百年辉煌”的出版中,努力促进产销一体化,实现“两个效益”双丰收。如,在我社主办的江苏省少先队队刊《少年号角》上开展“红领巾心向党”主题征文活动,通过读后感等形式促进主题图书在少先队员之间的传播;通过我社“小凤凰FM”平台扩大该书系在线上的传播力;我社还开发了“童心向党”舞台剧,让书中的小英雄走到孩子们身边。图书出版以来,我社在各大图书展会、订货会、图书卖场开设各种专题活动近百场,通过宣传片、分享会等“有意思”的营销,短短几个月,“童心向党·百年辉煌”书系已发行2万套、销量达30多万册。

其三,创新过程“有意思”。

主题出版工作是一项图书生产工作,更是一项系统工作。通过对主题出版重点项目进行项目化运营,不仅仅可以研发主题精品,还能够建设健全体系、锻炼队伍、打造平台,从而推动企业生产的可持续发展,并且让整个工作过程变得更加“有意思”。

我社在原创儿童文学出版、低幼科普出版、教育出版、期刊出版方面都有自成体系的团队和资源。在近年来的主题出版过程中,我社强化系统观念,从全局高度做好顶层设计,打破部门、板块、母子公司的界限,改变传统编辑部的工作方式和布局,形成项目化运营的立体新模式,充分发挥生产资源的叠加效应,使得主题出版工作变得更加立体、多维和高效。

通过这样“有意思”的创新实践,我社也锻造出一批专业化的主题出版队伍。“童心向党·百年辉煌”绘本书系策划伊始,我们想用10个故事表现建党百年历程。在征求了多位党史和业界专家的意见后,最终形成了包含16个故事、体例结构较为完备的大型书系。我社邀请多位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中青年儿童插画家组成高水准创作团队,让我们非常感动的是,接到约稿请求的作家和画家,都是全情投入到创作之中,并进行了多次修改,直到以最优的状态呈现。同时,这对我们的编辑团队也是一次全新的考验。主题出版队伍资源是出版社核心竞争力的体现,对外整合专家学者和作者队伍资源,对内充分锻炼编辑团队,以及版贸团队、营销团队等,是少儿类主题出版持续发展的重要保证。

此外,在“十三五”中后期,我社创新主题出版模式,通过原创大奖赛等平台的建设,为主题出版提供新动力。如在“东方娃娃原创绘本大赛”中设置主题出版奖,首届大赛诞生了以守岛英雄王继才为原型创作的《天边最亮的星》、以绿色发展理念为中心思想的《塞罕坝的树》等众多优质主题绘本。此类大赛的开展,吸引和集聚了国内一流创作资源,参与到主题出版中来,使得我们的主题出版更加接地气,创作资源也日益丰沛。

时代呼唤优秀的少儿类主题出版读物,做好少儿类主题出版是培育社会主义合格接班人的重要工作。当前,少儿类主题出版板块拥有着越来越大的发展空间。如何兼顾儿童视角与宏大叙事,发掘与整合包括作者队伍在内的优质资源,拓宽题材、创新形式,进一步凸显历史性与时代性,出版更多真正为孩子们所喜爱的主题读物,需要我们在今后的工作中不懈探索。

(本文作者为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