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投稿

188bet手机滚球主管

《兰心大剧院》:调性很高级 叙事不达意
来源:北京晚报 | 曾念群   2021年10月29日16:00
关键词: 《兰心大剧院》

走出影院至今,我对整部电影的认知都是混沌的,两个声音在我的脑际互搏,一个是:“娄烨讲了个好故事,但不是部好电影。”另一个则是:“娄烨拍了部好电影,但不是个好故事。”两个声音最终都没能说服我。

《兰心大剧院》改编自虹影小说《上海之死》和日本作家横光利一的《上海》,主要攫取前者骨架以及后者的结尾。用剧透的话来解读,影片讲述了巩俐饰演的于堇如何获取日军袭击珍珠港情报的故事。类似的故事,前些年柳云龙拍过一部《东风雨》,别人踩过的都是雷区,必然要绕着走。

史载中方当年获取日军偷袭珍珠港情报的渠道有二:一是军统密码破译员池步洲,二是潘汉年情报系统的日籍中共党员中西功。《东风雨》中,得到珍珠港计划情报的尾崎秀实,身份乃潜伏日高层的中共党员,多有中西功的影子。而关于池步洲的故事,也有电视剧《东方战场》等涉猎。

与这些作品的出发点不同的是,《兰心大剧院》改编自两部小说的嫁接,是基于历史的杜撰,而非历史本身。改编后的电影故事有其新鲜的一面,比如巩俐饰演的大明星于堇受命于法国养父,算为二战盟军工作,这是我们以往谍战影视作品没有的新视界。

想当年,美国人并不是没有收到过日本袭击珍珠港的情报,只是因为情报多且纷繁,难辨虚实,傲慢的美方并不认为日本人有这个胆色。二战期间国际政治风云变幻,法方利用中国人在上海搞日本人的情报,于情于理都是立得住的。

故事改编后的文学结构紧致而精巧。于堇的到来,于上海“孤岛”法租界,如浑浊的湖中投入巨石,引发各方猜测。对吃瓜群众来说,不论她是来演新欢的戏还是来救前夫,都有看点;对于汪伪情报人员莫之因和重庆情报人员白云裳来说,则如同猎犬嗅到猎物。如后段剧情所见,前夫不过是双方博弈的棋子和诱饵,同时也是剧情转折与升华的一个机关。戏中戏《礼拜六小说》就像是全剧的强力胶,把人物和故事粘连得牢牢的,并将故事的首尾连成了一个完整的回环。

故事的另一大粘合剂是人物的多重性。除了于堇演戏、救人、谍战和言情多管齐下,几乎每个人物都要身兼数职。书店老板休伯特的真实身份是法方情报人员、索尔的长官,同时还是于堇的养父;莫之因除了汪伪政府的隐藏身份,他的公开身份是话剧《礼拜六小说》的制片人,导演谭呐的好兄弟;白云裳显然也不仅只是特务和于堇粉丝那么简单,她在情感线上的作为,甚至一度盖过了男主谭呐。多重身份以及情感的交织,让片中的人物关系紧密粘连。

影片场景的打造同样非常高效。主场景基本只有两个,一个是法租界的华懋酒店,一个是兰心大剧院。华懋酒店包括门前街景,辐射上海沦陷时期法租界风貌,这也是法、日、汪伪和国军谍战的主战场。兰心大剧院的舞台造景是导演谭呐和于堇当年相识的酒吧,属于一景两吃,用一台排练中的话剧装进于堇过往以及她与导演谭呐的情事。影片采用黑白色调,平行剪辑,且无配乐,影像风格和人物调度都玩得非常高级。

问题首先出现在人物上。作为于堇在片中的“现任”,谭呐是个极其没有存在感和说服力的男主,要不是于堇最后冒生命危险去破除其“棋子”的心魔,赵又廷饰演的谭呐就彻底垮塌了。这位左翼文艺工作者,多年前对领导工人运动的于堇一见倾心,甚至在关键时刻出手相救,但作为左翼文艺战士的他,除了一部反映工人罢工或说旧情的话剧《礼拜六小说》,斗争经验和斗争线路都非常弱鸡,跟战斗力爆表的于堇完全无法匹配。影片只交代了他们相识的起初以及不辞而别,两人之间的情感纽带缺失,缺乏生死相依的铺陈。

片中张颂文饰演的倪泽仁没几场戏,表演却恰到好处。作为棋子或诱饵的他,身份是和日本人勾结发战争财又反被日本人羁押的奸商。曾以秋兰身份领导工人罢工的于堇,除非需要一个国军奸商丈夫来掩盖身份,否则一个爱国者如何委身于一个卖国贼?再要么于堇在倪泽仁通日前就嫁给了他,发现其不堪后离的婚。而这一切影片都不屑交代,留下无法弥合的裂隙。

莫之因和白云裳这对冤家的人设,简单干脆地穿帮了。如剧情所示,莫之因因为垂涎白云裳而自破其汪伪身份,甚至还提出交换情报拿双份工资,然而无意狼狈为奸的白云裳不知为何总与他工作搭档。更要命的是,她似乎从没有履行过重庆方面的工作使命,一门心思追星。从她与于堇聊到其养父的只言片语可知,她对于堇的了解胜过片中任何人,她可以选择为爱奉献,但也需要一个更合理的铺排。而且作为一个职业情报人员,她对莫之因的反抗一如弱女子,与于堇的战斗值天差地别。

核心人物于堇看似完整丰满,问题恰恰出在她太完美。于堇在片中一口气奉献了爱情、亲情、友情、粉丝情和前夫情,除了前夫情是假的,仅把倪泽仁当棋子,其它多有真情流露。其中最没说服力的是她与导演谭呐的爱情,交代不足只是一方面,结尾的设计完全是反爱情的。表面上她冒死去找谭呐,以示自己对谭呐的真情,这种行为无异于傻女孩为证明自己爱着对方,勇敢用跳楼自杀示爱。要不是于堇单方面想带谭呐一起远走高飞,要不是最后那个死亡约会,谭呐并没有危险,而安全离开的她完全有机会再续前缘。于堇最后非理性的行动,终究是“为赋爱情强说情”了。加上她对索尔最后的叮嘱,对白云裳尸体最后的怜悯和养父休伯特的长信,让这一人物过求完美和高大全。

从结构上看,《兰心大剧院》的文学性极强,设计非常用心,和娄烨高级的影像语言交相辉映,可惜这种叙事和剪辑技巧让普罗观众云里雾里,很难跟上导演的步调,结果还是牺牲电影自身的传导和表达。加上人物的打磨或嫌不足或矫枉过正,终究让我等对娄烨充满期许的观众想说:爱你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