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投稿

188bet手机滚球主管

《山花》2021年第10期 | 韩玉:古琴记
来源:《山花》2021年第10期 | 韩 玉   2021年11月02日08:34

韩玉,黑龙江人,现居北京。作品见《滇池》《188bet体育在线》《山花》《山西文学》《飞天》《人民日报》等。

古琴记

韩 玉

北方三月天,殿阁依旧寒凉。想念幼时故乡的小火炉,红红的炭火散着木香,有微微温暖的气息。近来很少能静坐一个时辰,春天气息扰人,万物生,病也生。古人信生而勿杀,要怀着欣欣然的心思看草长莺飞、虫鱼繁衍、杨柳醉春烟。像天地一样,看尽人间万象而无言。

不想说话时,最好弹琴。一早,天气薄阴,有远云淡雾。吃过早饭,又喝了一杯茶,茶罢调琴。每逢天色不明便喜欢弹《酒狂》,它是小曲中最富激荡气息的,曲人作狂态,仿佛珠贝一颗终于照破山河,可以破一破阴霾天气。曲意仍然不脱魏晋高士之风,与阮籍相比,嵇康遵循儒道,阮籍更狂放不羁。从小被教育要规矩,守道而行,凡事不能逾越,安静老实得像只地瓜,如今天时人事相催迫,仍旧安静。所有人间情义,人性短长,真的都通晓,也正因如此,心虽热眼却冷了。真希望自己活得更像阮籍一些。

每次弹《酒狂》,总想起苏曼殊。有人说他禅堂参悟,妓院得道,其实他一直未得道,心里缺少一些东西,遍寻不到,想四处漂游自救。走遍天涯,却无所归依。据说苏曼殊甚至不肯让那些女子碰他的衣服,出了禅堂到了青楼,不过欲以此温暖自己而已。参而不得的苦让人始终矛盾着,无论身在何处,心总像浮萍柳絮。

苏曼殊的情诗,句句寂寥到骨髓:“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日日思君令人老,孤窗无那正黄昏。”“多情漫作他年忆,一寸春心早已灰。”每读“一寸春心早已灰”,都忍不住泪下。与生俱来的悲寂感,使他即便寻到天之涯、海之角,也是空劳无果。有时真愿意他如阮籍一样,多些酒人的狂放与潇洒,以疏放琴声代替寂寥的八云筝,抚平伤痛。琴声清和,可做一剂良药。

《酒狂》泛音一节是空灵出世的天外之音,食指打在琴弦上,以为也要成仙了。古琴三音,散音松沉旷远,令人起远古之思;泛音如天籁,空灵渺远,有清冷入仙界之感;按音丰富非凡,吟猱绰注,细微悠长,时而如夜静人语,时而如人事,缥缈多变。泛音如天,散音则同大地,按音如人,三音就是完美的天地人三籁。

暮春浅夏,杨花落尽,满城碧绿,长松荫庭,白日闲闲,这是盛夏来临前天公赐予的最好几日。赶很远的路到另一座城,听人弹琴。偌大舞台上,柔和的灯光下,一桌一椅,一琴一人,老先生一身汉服,精神饱满,骨骼精奇。双手置于腹前,深深一躬,神态闲雅、平和,仿若深潭波平。每一曲毕,必重回后台,调匀气息,再健步回来,调弦正音,曲曲如此。坐在台下的人,闭目凝神,仿佛听见水鸣清涧,花开幽谷,雪落山川,心思寂静得可感受天地万物极细微的触角。晚间回味白日听琴,仿佛有山间水畔园花之感。

有琴师说,手挥目送,纯任自然,随气流转,不自知其然而然,这才是到了化境,方可言琴。琴有无我之境,任气尚气,天地万物,包括人在内,都是一段气息,生是化气成形,死了,气息即消散于天地之间。随气流转,自然是抚琴的最高境界,琴人中怕没几人能做到。

楼前园子里花色已褪尽,惟矮矮的鸢尾花见缝插针,盎然出一段孤独的藕荷色。鸢尾花不远处有几株白玉兰,此时也是绿叶满枝,那肉嘟嘟的花朵,它曾经来过。玉兰盛放,在某个暮色模糊时,悄然折过一枝,清水插瓶几日,摆在琴旁,清香绕琴,琴与花惺惺相惜,也是一段好风致。

友人问我,为什么喜欢短文?答曰,无司马曹公之才,便望以少少许胜多多许。早年甚喜管平湖的琴声,就像有人所说,他对绰、注的运用尤为简练,多用短而少用长,自然简净,这绝非易事。越是听得久,越懂得他的琴音清越、寂静,仿佛于世事纷扰不闻不问,常憩幽谷,临水湄,卧舟中,栖林下,当清风明月,揽幽兰黄竹。

唐代刘知几,也信奉文约意丰,说《汉书·张苍传》中“年老,口中无齿”,可改为“老,无齿”。人生常常无事生非,生出多余。多余了,还会美么?朋友问我这话时,是夏季午后,我为调一种青绿颜色,躲在农人的黄瓜架下,仔细地看着老绿的黄瓜叶子,碧玉般的小葱叶子。忽然悟出一理,任何简单、简约之事,都是贴近自然,自然而然的。

夏天在山中躲暑气。下过两天小雨,听小溪东流,涨水响声不绝,叮叮咚咚,如一脉世外清音,淙淙向远。早年出过本书,名为《清音》,向往晋人“山水有清音,何必丝与竹”的隐逸放旷。今日想来,山水声音、丝竹声音、金石声音,皆为上天所赐,属于天地的清音。

午后在溪边闲坐,看两岸夹树,水草青碧。如此清景,正可读书弹琴。近来爱弹《神人畅》,据说是上古唐尧做乐,神降其室与人欢乐共舞。“畅”体又有达则兼济天下的意味。此曲神奇之处是仅用五根弦,而十三个徽位的泛音、徽外音,无所不用。泛音的清灵飘逸,仿佛飞来一缕仙音,徽外音又预示天神无所不在。曲调苍古雄健,又清莹透亮,如江河布地,日月经天。弹此曲,心仿佛出离此世,直回远古苍苍境地。

夜里山窗下翻书,又念起《广陵散》,可惜无缘听那天籁。《广陵散》本是为刺客鸣,多杀伐气。嵇叔夜不容于世,临刑前以此曲明志,曲意更幽深难测。后人倾慕“嵇琴阮箫”,小说里临摹了一次又一次那样的缘分。嵇康好言老庄,尚奇任侠,为琴着魔,以一双打铁的手奏出广陵绝响,绝非流于形式的装点门面,他骨子里是好清恶俗的。

古人说嵇康一殁,《广陵散》从此绝矣,不仅是曲谱失传,更是如嵇康那般慷慨重义,端行节制的人也失传了。《广陵散》曲意是刺韩王的故事,聂政、荆轲这样的义士,多令后世仰慕,嵇康身上也有种“道理贯心肝,义字填骨髓”的忠诚侠士风骨。听过今人演绎的《广陵散》,韵味怕十不及其一吧,到底心性不同。

听琴音识人,高士一曲,大有光风霁月的襟怀,听得出性行高洁。世间总有些情谊超出世俗,在山巅在明月在清溪,有江水泱泱的风流气度,所以才有伯牙绝弦的传奇。古人高山巍巍之韵,像元好问笔下的丘雁,其忠贞绝世,非寻常莺莺燕燕可比。

书上说周瑜即使饮酒,得了几分醉意,也能听出抚琴演奏的差误。故时人谣曰:“曲有误,周郎顾。”不少人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欲求知音赏,就故意弹错,到底知音难求。

陶潜常携一把无弦琴,表明远离尘寰,不求荣达的隐遁之意。苏轼虽推崇陶潜,却对此不以为意,说不弹奏也可明了琴中真趣,还将无弦琴带在身上,刻意而为,反是不够通达。

若论通达,圣人何如。孔子奔走列国,一日行经山谷,见众草丛杂,兰生其间,于是感慨高洁之士,却与庸常为伍。他认为兰为王者香,应与贵洁为伴,遂作《幽兰操》明志,感叹自伤。千载以后,韩愈再作《幽兰操》,赞诵孔子,琴声中有千古圣人不息之志。夫子与韩愈,算是隔代知音。

友人去潇湘,寄信说已至湘江九嶷山。晚间弹琴,特意择了《潇湘水云》《湘妃怨》两首曲子,反复弹奏。《湘妃怨》有解释秋风的意趣,静夜听此曲,潇潇动客愁。曲意是深情的,舜帝南巡,娥皇、女英思念不止,往寻沅湘,始知夫君已死于苍梧葬于九嶷山,二人悲伤不止,相携而亡。虽是传说,却有人间不泯之至情。夫子曰,“求仁得仁,又何怨,”后人作《湘妃怨》,说的正是娥皇、女英情深磊落,而实实不怨也。一个人能有此深情 , 一生中能得此深情,也是知音之遇。

平日常弹的曲目,喜欢《潇湘水云》《酒狂》《渔樵问答》《普庵咒》《神人畅》等。最钟情《渔樵问答》,每次弹这首曲子,可以端坐一个时辰,不觉疲倦。琴音一起,浑然忘却周遭。仿佛清晨雾散,山巍巍,水汤汤,伐木丁丁,一舟荡出柳荫来,欸乃之声自指下清清流出,渔樵二人悠然自得之态,如在目前。曲音清逸洒脱,有飘然尘外之感,又仿佛道出一段世情:兴废有若反掌,青山绿水则固无恙。千载得失是非,渔樵一话而已。此曲宜清风明月下怀古时弹奏,更适合心间无事、襟怀流水白云时弹奏。

史上为人称道的渔樵,有严子陵、朱买臣。严子陵一生不仕,隐于浙江桐庐,垂钓终老。汉光武帝刘秀多次请他出山,都被拒绝。去过桐庐,正是春风浩荡,山明水丽时候。富春江上重重似画、曲曲如屏,一叶轻舟破水,白鹭点点烟汀之上,如此这般仙境,当年不算虚老了严陵。让人感叹君臣际会无非一梦,古今到头皆是空名。惟见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严子陵过的是一壶酒、一张琴、一溪云的日子,这样的洒脱通透,令世人徒生羡慕。

旧时人抚琴,必择静室高斋楼头林石,山巅水涯,再遇着天地清和的时候。衣着也如霓裳羽衣,轻纱似梦,与琴的气息融洽契合了,心不外想,才拨动七弦。琴声似青鸟出谷,风动天籁,清越悠远的一派合和气象。坐中有佳士,左右种修竹,白云初晴,幽鸟相逐,绿荫下枕琴眠,是古代多少士人的佳趣。如今抚琴的环境与心境,倒是随意了许多,很多时候也不大讲究了。

凡世里的人,如身缚绳索,心上下有蛊和符咒,惟有山水可解。山水非丝也非竹,但山水有清音,重峦叠翠里有《出尘记》,更有白云无心而出岫。友人居山中,每年秋季,便去采摘野核桃。一次夜晚回来,记录山中所遇所感,“刚才,一个青年女子背着一只藏青色长形布袋,裙裾曳曳飘然经过。她刚刚从草径那头的山坡上露面时,我恍惚以为是一个女道士,继而判断是一个女渔翁。待她到了我跟前,一问,才知她背着的是一把古琴。她的笑答里,不无嘲讽。我瞬间在心底骂了自己一句,‘真是俗物。’她可能是从村落底部的银珠河而来,面临一河流水,纤纤玉手张素琴。那琴声想必是好听的,可以让枝柯舞蹈猛兽低眉,可惜我来迟了。”

旧居旁有小山,不高的山顶有个大平台,几块青石,累累花木,夏日覆浓荫,秋来木叶辞柯,月上中天时,更是好去处,一派清风明月无人管的清爽。秋风乍起,二三友人携琴茶、竹椅、茶壶、云泥火炉,去那里小坐放松。有人拾柴生火,烧水煎茶;有人临风端坐,素手调琴。火炉的呼呼声,壶水的嘶嘶声,伴着流水一样的琴声,大有霜天晓角,水亭清绝的况味,又像道家拂尘,拂掉累日来的烦躁与疲惫。然而这样闲散如仙的时候,实在不可多得。

每种乐器都有禀赋。笛声凄清,洞箫幽怨,琵琶分明怨恨曲中论,古琴清和淡雅,空灵悠远。清、和、淡、雅,清和为主,和为贵。中国传统文化尚仁,仁是和,是慈,是宽,琴中有道在焉。

琴有时也是隐士的化身,隐士远遁山林,避离尘世,修得一身清骨,心无尘念,俨然古琴清静淡雅之道。清静和,也是东瀛茶道的修为,作为修身养性的道器,琴与茶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事。

前人认为琴乃道气,学琴即是悟道。古人制琴,原以治身,涵养性情,去其奢侈为要。所谓琴者,禁也。禁止于邪,以正人心也。琴棋书画,琴居首,正人心,修性情。正人行邪法,邪法亦正法;邪人行正法,正法亦邪法。可见不论什么法,人心要正。

张子谦弹琴日记:“晚归,家人皆外出,四壁俱静,夜色如水,虫声寂然,不可多得之时也。理琴十余曲,身心舒泰,琴我俱忘,一年中不知几度有此境界。”安静的环境,无事来扰的心境,于琴人而言,实在珍贵。他的琴道,与饮酒相似。酒须独饮,方是滋味,能生百种情肠;二人对饮,酒中有情谊;多于三人,是市井朋友群聚,酒趣已失,混乱嘈杂不足道,却不失江湖情怀。琴与酒,都需一个“静”字,然而此意也只能对知者言。

上古《卿云歌》是一幅圣人治世的正乐,有政通人和的清明与对美德的崇尚。舜帝在位第十四年,行祭祀之礼,忽然钟石变声。乐未罢,疾风发屋,天大雷雨。帝沉首而笑曰:“明哉,非一人天下也,乃见于钟石。”于是举荐大禹行天子事,并与百工相和而歌。钟石之变声,暗示虞舜逊让,卿云呈祥,明示大禹受禅。可见钟石之声自古是正声,有辉煌宏大气象,后世渐渐演变得宽泛了许多。

很久没看见月亮了。窗外嘈杂扰人清静,索性关窗闭户,独对青灯。架上藤萝,案上琴书,虽无明月照墙,然一室幽致,亦绝胜深山。俗务恼人,心思颇不宁静。抚弦以消忧,小曲《秋风辞》正应此时心境。一股淡淡的悲秋气息,从屋子里漫卷出来,秋风、秋月、落叶、寒鸦,构成一幅清秋怀人之景。曲子用李白词,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尽期。早知如此绊人心,何似当初莫相识。”可惜有些闺怨,更喜欢曲子原来的词,“秋风秋风秋风生,鸿雁来也,金井梧桐飘一叶,叹人生能有几许光阴。”境界仿佛更悠远绵长,想象秋风又起,梧桐叶落,月白于霜。有人长袖轻拂,脚步慢转,正遇到另一个感慨之人,二人于秋风明月下相视浩叹,人生几何,奈何奈何。造化有意,明月玲珑,自然、悠长而清冷,才是秋风辞的意蕴。

有人将《秋风辞》曲意化在一段深情的文字里。今番良晤,兴致不浅,他日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就此别过。那人袍袖一拂,飘然下山。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叫声凄然,有人再也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正是“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不满足,未得到,将疏离,生残缺,皆是遗憾的美学,是不舍的心痛,但又必须化作一腔轻别离与决然的洒脱。《梅庵琴谱》说,此一小曲风行一时,源于其指下滑音最富,风格迥异寻常。我私心以为,此曲滑音太繁已成一病,是病则痛。

去年有段时间,一个人常在山中闲步。经过寺庙,门前一僧,布衣仙貌,神色宁静,在廊檐下坐着,寺内传来袅袅琴声,琴声仿佛使他入定了。那个下午与他听琴吃茶闲话,于红尘中牵衣带水之累颇能释解,看似平常的一句话,经年后我仍记得:既已行至此,需在此处解。临去时他送我经卷一册,并题:“禅房有路宜频到,此外不堪行。”此后一年不曾遇见他。三春去后,又交孟夏,信步故地,禅房人迹灭,径前草木深,眼前所见已非旧时形容。不免黯然,想打探他的踪迹,又觉枉然。人生憾事莫不如此,当时望月人何处,琴音依稀似去年。想起旧事,耳边还记得那时琴声,以为古琴声,近似梵音,有洗却三千烦恼的力量,它的前身也许就是能解释人间愁苦的贝叶经卷。

某年中秋夜,听琴箫合奏。演出结束已入夜,曲终茶凉,台下人影参差。琴声清远,箫声幽怨,勾起无限遥想。天上一轮圆月水洗过一样,明月琴声互相映照,真是佳境。一路走一路仰望,却被前面的人催得不自由,说一个月亮有什么好看,只好匆匆赶路。

这座城市里,多少个中秋见不到好月了,头顶的一轮谁说不是儿时家乡的那个呢?可惜那些旧事旧情连同月夜,匆匆不知去了何处,让人留下满腔怀想。唯一可喜的是,偶有这样的日子,听到久违的琴声,见到朗朗清月,聊补了遗憾。

《红楼梦》中贾母见月至中天,比先前越发精彩可爱,便觉如此好月,不可不闻笛,命人将十番女孩子传来。音乐多了,反失韵致,只用吹笛的远远吹起来就够了。需拣那曲谱慢的吹来越好。只听桂花阴里,呜呜咽咽,袅袅悠悠,发出一缕笛音来。

音乐要慢要缓,好的汤要文火慢炖,好的风景,长长的路,慢慢走细细看。有些书要徐徐地读,人老书黄。老旧的东西那样慢,急不得。

回到家,意犹未尽,翻出《红楼梦》读起来。前八十回,曹公写到琴棋书画,起个名字也有意味,抱琴,司棋,侍书,入画。元春入宫后,曹雪芹从未在古琴上落墨。迎春擅棋,探春能诗书,惜春会画,皆有描写,唯没有古琴,曹公想是不通琴。高鹗对此心领神会,精心写过琴事。

自古善听者,有子期、师旷,更有妙玉。妙玉和宝玉在潇湘馆外听琴,黛玉忽作变徵之声,激越而悲凉,妙玉听后哑然失色道,音韵可裂金石,太过恐不能持久。正说时,听得君弦“蹦”的一声断了,妙玉抬腿就走,宝玉追问,妙玉道:日后自知,不必多说。或许此一变徵之声,正预示日后黛玉香消玉陨终成定局,琴声即心声。

宫商角徵羽五音中,徵声最是激越高昂,唯有荆轲使秦,风萧萧兮易水寒那样的悲壮激烈,方为变徵之声。易水之泮,送行兵士皆垂泪涕泣,是生人作死别。一闺阁女子,悲秋情绪,无须如此。大概作书人一段心声情绪而已,散我不平气,洗我不和心罢了,倒也不必深究。

夜深了,琴声虽是淡的,到底怕扰了别人家清梦,索性抄琴谱。有人认为琴谱是天书,上界来的奇文,凡俗识不得。琴谱,是遗世独立的高山湖水,因其高逸,没有归属。

鲁迅在除夕日记中写道:“夜独坐录碑,殊无换岁之感”。沉浸于抄古碑,暂疗孤寂聊可忘却周遭罢了。殊无换岁之感,我是不信的。一年已去,但凡有感触的生物,于这西风又换时节,能无感慨?抄琴谱,虽因喜好,聊可寓目,心底也划过一丝流年暗换之感。

都说世间好物不长。古琴、琴谱算是佳物吧?江山易主,时序更迭,至今依旧安在。并非好物不长,大抵世间佳物得其所归,方能长久。古琴汉字谱,在曹柔手里,一变为减字谱,使用至今。号钟、绕梁、绿绮、焦尾、落霞,虽已湮灭,而琴韵在师旷、孔子、伯牙、司马相如、蔡邕、嵇康、丘明、李白、杜甫、宋徽宗手中,一代一代声泽后世。我有嘉宾,鼓瑟吹笙。窈窕淑女,琴瑟友之。自上古及今,余韵不歇。齐桓公藏有多张名琴,尤其珍爱号钟,令人敲击牛角歌以助乐,自己奏号钟呼应,牛角声声,歌声凄切,号钟则奏出旷世悲音,两旁侍者无不感动得涕泣垂泪。司马相如以“绿绮”弹奏《凤求凰》,令卓文君大为倾心,最终梁燕双飞。

壁间一把仲尼琴,随我近十年。当初为琴取名“流水断”,存着几分良好的愿望。古琴不经历百年,其纹不断,琴有断纹,才是炉火纯青的好琴,希望我的“仲尼”百年后依然能清音绕梁。百年之后,琴或许尚在,人早已不知魂归何处。世间之不快、不忍、不舍,想想琴之断纹,又算哪般?

琴至唐代为盛,唐琴断纹以蛇腹断居多,又有冰纹断、流水断,牛毛断鲜见,再古又有梅花断,其纹如梅花,想必很好看。“大圣遗音”琴为蛇腹断,“飞泉”有冰裂断,唐琴“枯木龙吟”乃小蛇腹断,“独幽”兼有牛毛断,“宝袭”兼有流水断,它们都在天之一角,属于自己之所,安然静待。也许未来某一日,虎兕出于柙,山河音韵齐发,将会有一场上古琴音盛事,真是令人无限期待。

我自幼好乐,六七岁时,父亲请人教授二胡,学至《赛马》,忽然觉得,一个女孩子,拉起二胡,随着节拍摇头晃脑,有失端庄,于是辍学。又教学中阮,偌大个中阮,立起来比我还高,圆圆的一大个,吃力抱着,勉强够到琴弦。

常常是晚饭后,父亲哼唱一首曲子,我抱着中阮,忍着手指疼痛,配合着他的唱腔,咿咿呀呀声传窗外。“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睁开眼吧,小心看吧。”心情无比激越,琴声无比孱弱。后来电子琴、口琴、脚踏琴,都学过一二。秋季水岸边,芦苇在风中摇曳,芦花飞白,坐在水边吹口琴,父亲采摘芦苇秸,编着各种小器物。那样的秋水,那样的芦苇,那样的琴声,至今不忘。远行他乡,他又请人亲制一管洞箫作我的陪伴。

洞箫一直壁间蒙尘,不敢碰触,箫曲听得也少,箫声过于悲切,不懂也罢。前人写箫声,得来真切,“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如此箫声,令人情肠大动,少了一点寿者相,不是人人禁得住的。

弹琴不仅是弹琴,琴韵需依赖性情与积淀。学琴需读书,然读书亦需沉稳内敛,切忌恣意轻狂。轻则不重,不重则不贵。琴、茶、书、画,皆器耳,世间器物皆能贵人,然亦需人自贵。

伏羲作琴,神农作琴,黄帝造琴,唐尧造琴。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五弦,内合五行,金木水火土,外合五音,宫商角徵羽,象征君、臣、民、事、物五种社会等级。文王增一弦,武王伐纣又增一弦为七弦,文武二弦,以证君臣之合。琴乃重器,不仅仅是雅玩,最早出现于周朝,除用于郊庙祭祀、朝会,也盛于民间。窈窕淑女,琴瑟友之;我有嘉宾,鼓瑟鼓琴;琴瑟击鼓,以御田祖;椅桐梓漆,爰伐琴桑;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使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然而圣人未尝废此四者,因为可以寓意耳。寓者,寄托也。寓意于物,不留滞于物,才是君子气度。华元献“绕梁”古琴给楚庄王,庄王得琴,日日陶醉琴乐之中,一连七日不朝,置君国大事于不顾,王妃樊姬痛陈沉醉之弊,庄王最终醒悟,忍痛割爱,命人以铁如意捶打琴身,琴碎为数段,绕梁从此绝响。我总是惋惜那琴,到底太无辜。

邻家顽童将画作在我的琴弦上。七根琴弦变作赤、粉、黄、绿、蓝、黑、紫。其他颜色轻易洗掉,唯有粉色百般不去,索性粉色便粉色吧。古人也未必有如此戏事,好比芭蕉雨,杨柳烟,也是一景。

友人邀琴友小聚,抚《普庵咒》一曲。听人说,《普庵咒》一曲不可夜里弹,更不可夜里听。

仲夏夜晚,巷子口路灯昏亮,晚香玉在静夜里更香了。绿茵茵的纱窗,灯影疏疏落落,巷子深处飘出小曲,胡琴弦子,悠悠而去。卷帘出望,弯月疏星,风露漫天。高树花径上,有人宴坐抚琴,琴声仿佛小溪西流,人也一时干净清亮,天地万物皆不入心,天地万物都在我心。绿槐间知了停止鸣叫,像是在静听琴音。如水的晚风轻拂,树梢挂着一弯新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