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投稿

188bet手机滚球主管

花局
来源:文学报 | 王方晨   2021年04月30日07:08

作家王方晨长篇小说新作,描写发生在所谓“花局”的令人啼笑皆非、匪夷所思的故事,故事背后却蕴含深意。在古局长的领导下,花局表面四平八稳、井井有条的工作中,却总是冒出看似寻常却难以解决的尴尬事,跳出处理不好日常事务的尴尬人。小说看似书写庸常生活,却在对素材的提炼、加工和变形的基础上做了超现实的处理,赋予其象征意义和寓言性质,具有荒诞色彩。

1

陈志生这个人,在我们这个城市里是很有名气的。他已经三十六岁了,还一事无成。本来他会这样默默无闻地终老一生,但老天爷偏生在一个很平常的春天里给了他扬名全城的机会。天气暖洋洋的,很容易让人精神懈怠。也就是在这种前提下,古泊生局长惊异地注意到了这样一种事实:十三年间本局竟然有人没参加过一次植树活动!

古局长拍案而起,大叫:

“他妈妈的怎么得了!”

花局办公室主任柴会卡也附和道:“这人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榆木疙瘩老牛筋,你叫不动他,让他种树那是开枪杀他。”柴会卡刚才拿来了一份参加植树节植树活动的人员名单,名单上的人都有资格领到一份不薄的礼品:一包毛尖茶叶、十五斤鸡蛋、一桶“天香”牌精制花生油和两瓶“枪手”牌杀虫剂,另有五张净化水公司分发的净化水票。柴会卡暗示那些没参加植树的人会因这份贵重的礼品动心,陈志生这人就极有可能。

古泊生局长的声音在春天的空气中轻飘飘的:

“陈志生是不是去年也没参加植树呀?”

陈志生不光去年没参加植树,前年也没参加,大前年也没参加……整整十三年就没参加过一次植树活动,而十三年前栽下的悬铃木早已是根深叶茂了!植树造林,美化环境,惠及子孙,国家设立植树节都有二十年了,他陈志生还是不是中国人哪?古局长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古局长又一巴掌把那张名单从桌子上打下去,叫道:

“叫陈志生来!我当面问他,是不是不想在花局干啦!我看精简机构就得从这种目无法纪的人开刀!”

柴会卡人称古泊生局长肚子里的虫子,柴会卡很能理解古局长的愤怒。柴会卡虽然还有话要说,但他还是弯腰捡起名单往门外走去。可是,古局长却又叫住了他。

古局长面无表情,也不看他,举着胳膊,大拇指跟食指斗在一块儿,无意中形成了一只杨丽萍式孔雀嘴。这只惟妙惟肖的孔雀嘴不停点动着,像在啄米。

“回来回来,”古局长说,“我有重要安排。”

2

第二天,全花局轰动起来。全花局的人纷纷走出各自的办公室,登上从公交公司租来的两辆大巴,还有一些退休在家的老职工闻讯后也陆续来到局里,被请上了局长专车,两辆双排座的微型车分别装满了悬铃木树苗和植树工具。办公室主任柴会卡忙前忙后地招呼着。一切妥当后,大队人马便浩浩荡荡地开上大街,驶向城郊的小马河畔。

于是,全城的人都瞪大了眼睛。花局是怎么回事呀?花局看来是过糊涂了。植树节不是早就过去了吗?该不是人们大梦方觉,到了第二年的植树节吧。但这分明是植树节过后的第九天,有人参加植树时沾在鞋子上的泥点还清晰可见。

这是信息时代,市电视台马上获知了花局在植树节之后组织职工植树活动的消息。也就是在古泊生的人马刚刚驶出城市中心大街的那一刻,一辆载着本城大美女施小婕的面包车像鸟一样飞出了电视台电动大门。面包车外形亮丽,又有醒目的电视台标志,使得街上的很多行人都不由得驻足观看,就连交通警察也分散了注意力,一看这辆采访车驶来,忙下意识地做出了放行的手势。人们猜不出采访车里坐着的会是施小婕,但能肯定坐在里面的是某个被全城观众心仪已久的人物。

施小婕在出城的路上几次放下紧握的话筒,整理衣领,端正形象。没谁比她更知道自己被全城观众欢迎的程度了,良好的职业道德感使她从不敢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采访车畅通无阻地来到小马河畔,施小婕下了车直奔植树现场。大美女一到,人人都像吃了兴奋剂,干得更欢了。施小婕找到古泊生,说明了自己的采访意图,然后对着摄像机,情绪激动地说:“欢腾的小马河,在植树节过后的第九天又迎来了一群给它梳妆打扮的人。草还没有绿,树还没有发芽,但我们仍能听到大地正用它充满生命力的绿色向我们诉说着它的欣喜。”

施小婕让自己镇静下来,大大方方地转向古泊生:

“古局长,我想提一个问题,您为什么要在植树节之后组织这次活动呢?”

古局长说:“植树造林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植树造林绝不能因为植树节过去了就该停止。我们栽下一棵树,就是献出我们对地球的一份爱,一份责任心,这也是对我们自己、对人类的关怀和尊重。”

“说得太好了!太好了!”施小婕不由得发出喝彩。

古局长脸上放出团团红光。他轻轻地清理了一下嗓子,接着说:

“同时,我们也想以实际行动来说服教育某些人,那些懒得植树、懒得下力气、无组织无纪律的同志,尽快转变思想,加入全民植树的行列里来!”

施小婕赞同他的观点。“这种人是有的,”她说,“我很希望他们通过收看我们的节目而受到教育。”

古局长显然已经大大地激动起来。“社会上有,”他说,“我们花局也有!就是现在,大伙儿正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在一些退休的老同志也纷纷赶来参加劳动的时候,还有个别人坐在家里,喝着茶水,跷着二郎腿,在享受别人创造的良好的大气环境呢。”

“这个人是谁呢?”

古局长示意关掉摄像机。“这个人是谁,我就不要说了吧。”他对施小婕说。

但是敏感的施小婕已经产生了一个新奇的创意。她坚持让古泊生局长说出了陈志生的名字。

3

古泊生局长说得一点不错,陈志生正坐在家里无所事事,茶杯里的水已经喝没了他也不知道,照旧不时地把茶杯端到嘴上喝一口。忽然,门铃响了。陈志生反射性地一挺身子,放下了二郎腿。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将腿坐麻了,他的下半截就像空空的,只好无可奈何地听着门铃声响了又响。

打开门后,陈志生首先看到的就是市电视台的大美女。但他凭直觉断定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便一下子发怒了。

“你是陈志生同志吧。”施小婕把话筒伸到了他的面前。但她话音未落,就听他气汹汹地嚷了一句:

“出去!”

施小婕当然感到有些难堪,但她并没有失去一个经验丰富的电视节目主持人的从容气度。只见她迎着陈志生跨进门内,继续沉着地追问道:“陈志生同志,请谈谈你对植树造林的看法好吗?”

应当说陈志生这人性情还是相当平和的,当他清楚地认出站在自己跟前的香馥馥的女人就是施小婕时,他马上为自己的粗暴无礼产生悔意了。施小婕是那么好的女人,过去只是在电视屏幕上见到过,而现在,她就站在自己面前,虽然在从户外赶来的路上衣着面貌染上了丝丝风尘,但那股清新动人的神气并没有减少半分。谁面对这样的女人都会错以为自己是在接近仙境。

陈志生往后退了一步,随同施小婕而来的人也便涌入门内。陈志生只一瞥,就发现局里的一个同事手里拿着一柄铁锨,还有一块崭新的白羊肚手巾。

(《花局》王方晨/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21年1月版)

王方晨,山东金乡人。作品多次入选多种文学选本、文学选刊以及全国最新文学作品排行榜、中国小说学会全国短篇小说排行榜、“中国有声”70年70部·优秀有声阅读文学作品,并译介为多国文字。曾获《中国作家》优秀短篇小说奖、《小说选刊》年度大奖、百花文学奖、年度军旅优秀文学作品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