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投稿

188bet手机滚球主管

舒乙和中国现代文学馆
来源:北京晚报 | 陈梦溪   2021年04月23日15:23

4月21日晚,中国现代文学馆发出讣告,老舍先生之子舒乙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4月21日14时16分在北京去世,享年86岁。

舒乙的父亲是著名作家老舍(舒庆春),母亲为胡絜青,有姐姐舒济和妹妹舒雨、舒立。1935年,舒乙出生于山东青岛,那时老舍在国立山东大学文学院任教。1953年,舒乙自北京二中毕业,进入北京俄语专修学校留苏预备部。

1954年9月舒乙留学苏联,回国后历任中国林业科学院林产化工研究所实习员,北京光华木材厂科研室主任、科长、工程师、高级工程师,中国现代文学馆副馆长、常务副馆长、馆长,研究馆员,博士生导师,北京市第七、八、九届政协委员,全国第九届政协委员,担任中国博物馆学会副会长、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常务理事、北京市民族联谊会副会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是中国老舍研究会顾问。

1992年,188bet体育在线集《老舍的关坎和爱好》获满族文学奖。

舒乙曾多次在《北京晚报》上就回忆老舍先生、北京四合院保护等话题发表文章。书乡周刊记者于21日晚采访了中国现代文学馆副馆长计蕾,介绍了舒乙同志病情以及他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任职期间所做的工作。

书乡:听说这几年舒乙先生的身体一直不太好,一直在住院?

计蕾:是的。舒馆长因为六年前教师节之前一次采访累着了,第二天突发脑溢血紧急送到宣武医院抢救,但开颅手术后效果并不是很理想,当时出血量达到120毫升。手术平稳后,他又在其他医院做了一年康复。后来病情再次恶化,他又转到同仁医院,一直住在ICU。医护人员对舒馆长的治疗还是尽心尽力的,他这样的危重病人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已经很少见了。舒馆长的妻子于滨老师对我说,这种情况能坚持三年都难得,舒馆长的生命力还是很顽强的。舒馆长生病时我去医院看过几次,他都不认识我了。但是于滨老师说,舒馆长还会用手指头在她手上写字。但这种情况并不多见,更多的时候他还是昏睡的状态。

书乡:这次是为什么又严重了?

计蕾:大概半个多月前,他的皮肤像是过敏似的,起了很多红点,之前他一直在做透析,一个星期前医生说舒馆长的各个指标都不好,还请了协和医院的大夫来做会诊。昨天(4月20日)早上于滨老师打电话报病危。我也是昨天下午就赶到医院了,虽然当时他平稳了,但整体情况还是不乐观。今天(4月21日)下午两点多接到消息去医院,他是下午两点十六分去世的,然后到同仁医院的太平间给舒馆长办理手续,明天上午舒馆长的家人去八宝山为他办理告别仪式的事项,确定告别仪式的具体时间和相关事宜。

书乡:舒馆长临终前有什么心愿吗?

计蕾:这倒没有谈,因为昨天折腾了大半天,在安定门(指舒乙家中)给舒馆长找衣服,所以没有说太多。于滨老师特别伤心,一路都在哭,今天她也一直都在哭。

书乡:舒乙先生曾担任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他在文学馆时都做了哪些工作?

计蕾:舒馆长很早就调到中国现代文学馆了,1984年,他参加筹备中国现代文学馆。以前他是留苏的学生,学习林业化学专业,后来去到北京市光华木材厂当工程师。1985年文学馆开馆,他是第一批工作人员,后来任副馆长、常务副馆长、馆长。

书乡:在中国现代文学馆新馆的建设上,舒乙先生有什么样的设计?

计蕾:他为了新馆的建设花尽了心思。昨天我跟于滨老师还说到,当初文学馆从老馆搬到现在芍药居的新馆,真的是舒馆长一手打造出来的。很多人来过都觉得现代文学馆的园林里有文学气息,立了十几位作家的雕塑。当时舒馆长是把所有作家的作品都送到雕塑家手里,他说:给你三年时间,好好读他们的作品,揣摩作家的个人风格和个性,我不喜欢那种标准死板的作家形象,一定要把作家深层次的神韵表现出来。

书乡:其中有哪些您印象深刻的事吗?

计蕾:他带着雕塑家李象群到上海去看望巴老(巴金),他说:你们知道巴老平时是什么样的吗?巴老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读书之后在院子里散步,背着手微微低着头,好像一路在思考。后来才有了文学馆院子里巴金先生的一个沉思者形象的雕像。雕像出来以后,不管是文学圈的人还是巴老的亲属都非常喜欢,这个创意其实也是舒馆长提出的。文学馆院子里还有一座赵树理的雕像,舒馆长当时就提出说,我们不要板正的赵树理,赵树理虽然是文人,但他身上有农民那种很朴实的气息。他构思了这样一个场景:赵树理在前面弯着腰,低着头,衣服兜里还插了一支钢笔,后面是一头毛驴,毛驴上面坐着的是《小二黑结婚》的女主人公。前几天(编辑注:4月6日)赵树理之子赵二湖去世,我想起他写过一篇回忆爸爸的文章,写爸爸老是丢派克笔,所以雕塑中笔插在兜里这个细节还是非常生动的。

书乡:舒乙先生有哪些爱好?

计蕾:他挺有才的,我记得是1995年,他开始画画,办过很多画展,我们馆里的工作人员过生日,舒馆长就说,谁过生日我就送张画。

书乡:那您有收到他送的画吗?

计蕾:有,我就得过他的画。

书乡:您和舒乙先生的交往过程中觉得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计蕾:他特别风趣,口才特别好,说话很能打动人。

书乡:舒乙先生还有哪些办馆理念?

计蕾:我过去跟着他出去办展览的时候,他跟我说,文学馆要扩大影响,要向公众多宣传作家,要月月见展览,所以他办过很多作家生平创作展。巴金的艺术大展、巴金生平创作展、巴金与冰心的友情展,再比如丁玲、沈从文、孙犁等作家的展览,都是舒馆长在任的时候我们一起办的。每次展览的前言,舒馆长都要亲自写,有客人参观的时候舒馆长有时也会亲自当讲解员。他的精力非常旺盛,好像总是有股热情,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